注册忘记密码
查看: 3839|回复: 0

新中国成立70周年,记录南川1949:解放前后那些事

[复制链接]

133

主题

154

帖子

115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151
发表于 2019-9-29 14: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南川电子商城
扫一扫关注“南川生活向导”微信公众号
发布信息方法:
1.注册→登录→免费发布信息。
2.关注“南川生活向导”微信公众号后,
输入你要发布的各类信息即可。
求资源、新闻分享,有问必答!





《南川生活向导》
www.ncshxd.com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走进南川

x

◀第二野战军炮兵第九团团长王一萍(骑高头大马者)率部进驻南川。

▶1949年12月,南川人民在北校场参加庆祝南川解放大会。

◀1949年12月,南川首任县长宋崑给罗广文部241师722团起义官兵的亲笔信。

▶刘邓大军解放南川路线图。

编者按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也是南川解放70周年。70年前的1949年11月,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主力及第四野战军一部从湖南常德出动,沿着川湘公路突入重庆地区,向国民党宋希濂兵团和罗广文兵团发起大规模追击,在南川地区先后发起鬼王山之战、南川北战役等攻势,先后歼灭国民党正规军及地方武装约4万人,一举扫清了解放重庆的最后堡垒。

南川的解放,特别是南川县城的和平解放,意味着南川地方历史文化第一次没有因大规模战争而断片断档,从而为新时代南川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发展繁荣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一切,离不开党中央的英明领导与运筹帷幄,离不开以刘伯承、邓小平为首的解放军指战员的浴血奋战,也离不开南川历任地下党组织20余年的艰难拼搏,离不开南川人民数十年如一日的顽强抗争,离不开南川各界人士的奔走努力。

由于各种原因,南川解放前后的历史尚未得到全面、系统、深入的梳理总结,相关片段散见于各种档案、文献、著述和口述史料中。这些档案文献资料不仅是历史的再现,也是研究南川党史、区史的重要依据。通过对原始资料的梳理,可以原汁原味管窥南川解放前后那波澜壮阔、惊心动魄、紧张有序的历史现场,可以真切感悟中国共产党人“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的初心使命。这也是全区各级党员群众自觉接受党史、区史教育,自觉做好红色基因传承的重要方式之一。

谨以此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纪念南川解放70周年,纪念那些为南川革命斗争与救亡复兴事业矢志不渝、默默奉献、前仆后继、流血牺牲的人们。

敌我态势的转变

南川进入“解放时刻”,以湖北省仙桃籍共产党员刘碧忠的去世(或“刘碧忠事件”)为发端。1949年4月,自重庆监狱被营救转移至南川县元村小学的刘碧忠病重,昏迷中痛骂国民党特务,又被医生发现戴过手铐,引来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搜捕,并最终导致时任南川县委书记向国灵等的暴露转移。向国灵等撤离南川后,中共川东特委先后派刘隆华、吴秋帆接任南川县委书记,南川地下党组织进入了停止大型武装斗争、开展统战工作、控制基层政权及其武装、迎接南川解放的新阶段。

到解放前夕,南川地下党组织已建成3个区委、24个支部,共有359名党员,其中1949年1至9月就发展了146名新党员。星星之火已成燎原之势。南川县委在组织金佛山周边、南涪边境和川湘公路沿线开展“三抗”(抗粮、抗丁、抗税)斗争的同时,积极向国民党高层及地方精英渗透,帮助谈家修等民主人士开设“宏仁诊所”为秘密联络点,联络原国民党铁道兵团中校团副李学诗、“民众自卫总队”中队长陈树藩、国民党特委会专职秘书张庚白等,同时启动了国民党顽固分子罪行材料的搜集工作,国民党势力已如惊弓之鸟。南川县委还秘密收集驻万盛、南平、南川、水江、大观等地国民党军队番号、人数、装备、物资等情报,组织工人“保护工厂、迎接解放、配合接管”。这些工作不仅对敌人形成强烈的震慑效应,为南川的解放及平稳过渡、解放军过境补给等打下了良好的基础,也标志着时势的天平正式向我党倾斜。

西南战役与“南川防线”的构筑

南川启动巨变前的准备时,全国的形势正经历风云变幻。1949年4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10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月23日,刘伯承、邓小平下达进军川黔的作战命令,命令第二野战军第三兵团主力和第四野战军第47军为右翼部队,向川东南进击,首先打开入川通道,吸引和割歼国民党军宋希濂部,解放重庆。11月1日,西南战役拉开序幕。三兵团主力11军、12军、特纵炮9团及一个工兵营,以及四野47军从湖南常德出动,向国民党宋希濂兵团发起进攻。解放军一路摧枯拉朽,自11月7日至21日先后解放秀山、酉阳、恩施、黔江、彭水、石柱、武隆等地,沿川湘公路向南川追击。

南川是解放军入渝后的第一个粮食主产区,其战略地位不仅受到刘伯承、邓小平的重视,蒋介石也高度关注。11月14日,蒋介石由台湾飞重庆,急令胡宗南部第一军从广元赶赴重庆,同时命令原由川西北向贵州娄山关布防的15兵团司令兼108军军长罗广文改赴南川地区策应宋希濂部。11月16日,蒋经国携带蒋介石给宋希濂等的亲笔信,在国民党“经济部”次长、南川人刘泗英陪同下来南川督战。同月,南川、綦江、武隆三县联合组建“重庆卫戍区反共救国师”,师长由王一农担任,“南川民众自卫总队”副总队长徐绍彬任副师长兼“南川反共救国团”第2团团长,划川湘公路沿线和西北两路为游击区以负隅顽抗。11月18日,罗广文率部到达南川县城,入住刘泗英家“怀园”。罗广文在城内实施军管,贴出“八杀”布告,派108军111师在木凉伞一带布防,108军239师、242师等在南川东北鬼王山地区的九里槽、洞坝子、乐村、青龙洞、南川与武隆界牌一带沿川湘公路布防,108军241师2个团开往白马山接应宋希濂残部,“南川防线”构筑完成。

与此同时,宋希濂在渝东南地区实施坚壁清野,提出粮食抢光、人员走光、房屋烧光的“三光”政策,先后焚毁彭水、武隆县城,南川危在旦夕。

鬼王山之战

11月21日,二野第三兵团12军在龚滩附近的陈家院子强渡乌江,11军从彭水县城及其西北的高谷场强渡乌江,四野第47军主力分别由白涛、土坎场、中嘴渡过乌江,分东、中、西三路,向正在撤退的宋希濂集团及罗广文兵团展开攻击。11月22日,解放军11军、12军与宋希濂20兵团和罗广文部激战白马山。11月23日上午,解放军先遣部队突破白马山防线,与罗广文兵团主力在南川与武隆接壤的界牌短兵相接。

11月24日,解放军突破界牌、青龙洞,罗广文部退守洞坝子、九里槽、蔡家坪一带。24日深夜,在政治攻势下心神不定的罗广文下令十五兵团撤离战场,随即与刘泗英等离开南川县城沿川湘公路逃往重庆。罗广文兵团的预备部队108军241师722团奉命增援九里槽,却被解放军11军31师93团围困,不得不于11月25日晨在蔡家坪宣布起义,开往水江蒿芝湾整编。

11月25日上午,罗广文108军241师警卫营和721团第1、第2营在水江至大铺子间被困投诚,其余国民党败军逃往南川西南、西部和北部地区。

南川和平解放

在解放军的强大压力下,南川县城在朝夕间风云突变。11月25日上午,二野11军31师91团避开九里槽、蔡家坪,自乐村沿鬼王山东坡取小道经广南、水洞、三岔河到达水江,沿泥泞的川湘公路直奔南川县城。上午10时,罗广文兵团指挥部撤离南川县城,南川县长沈永祥逃回江津老家,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罗体璋、县参议长罗芷芳等潜逃出城。南川“反共救国团团长”徐绍彬、国民党县党部秘书郝汲澄等逃往白雾坪,先后游走于官地、三汇、黄泥垭、杜家沟、滥坝箐、茶沙坝等地。下午,“南川民众维持会”成立,由李学诗、谈家修分别担任会长、副会长,暂代国民党县政府行政职能,并于次日更名为“南川县人民治安委员会”。傍晚,东城外、西街发生零星失火,但均被及时扑灭,南川县城得以完整保全。

国民党地方党政军人员若丧家之犬,已无力反抗。在中共党组织的安排下,国民党县参议长罗芷芳于11月26日下午由南川治安委员会出面接回县城,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罗体璋、县参议会秘书李能芳等亦于稍后被接回。11月30日,国民党南川县警察中队在“民众自卫总队”中队长陈树藩的率领下投诚,后改编为南川县公安队。12月6日晚,国民党县副参议长周凤池、“反共救国团”团长徐绍彬、国民党县党部秘书郝汲澄等率“反共救国团”老少500余人,自茶沙坝经三泉、龙凤场、大铺子、土桥辗转返回南川县城。金秩卿、王鸿图等“反共救国团”武装也相继缴械。至此,南川国民党地方官员及其武装或起义或投降或溃逃,国民党在南川的政治军事体系分崩离析。这也标志着叱咤南川150年的民间团练武装从此走向终结。

11月25日晚10时前后,二野11军31师侦察连140多人,由后勤处蒋处长、连长周生华、指导员李增寿等率领,着便装冒着蒙蒙细雨,从黄泥堡、东城外进入南川县城并占领县政府。南川民众维持会放鞭炮迎接并安排食宿,急调南极乡自卫队40余人入城维持秩序,要求县内各乡公所人员坚守岗位及做好粮草供应,郑重宣布“原南川县政府已与广大人民脱离关系,自此宣告终络”。稍后,二野12军34师101团以及11军31师91团、96团由东城门洞进入南川县城。91团连夜经西门桥、西城外、来游关直奔木凉伞驻防。当晚,二野第三兵团司令员陈锡联、11军军长曾绍山、12军军长王近山、47军军长曹里怀等亦先后进入南川县城,南川县城从此无战事。“1949年11月25日”亦成为南川和平解放的纪念日。

南川北战役

外围的追歼还在紧张地推进。11月25日晚,陈锡联等在南川县城召开会议,安排部署解放重庆行动计划,决定全面发起“南川北战役”。在这次战役中,11军和12军交由电视剧《亮剑》中李云龙原型、被称为“王疯子”的王近山统一指挥。11月26日晨,12军35师103团由神童沿山路经石滩、接龙奔袭南温泉;11军31师主力经观音桥、石龙向鱼洞攻击;11军32师、33师自水江石出鸣玉、冷水场,协同47军在冷水场、龙潭场合围罗广文108军。其后,32师经观音桥、姜家场、双胜场、向栋青场攻击,33师经张铁桥、观音桥、白沙井向木洞攻击。

11月28日,南川北战役结束。二野11军、四野47军先后在南川冷水、涪陵龙潭和巴县栋青场、天子店等地聚歼宋希濂部主力和罗广文部3万余人。罗广文率残部撤往重庆,向川东北溃逃。11月30日,重庆解放。

南川人民政权的建立

解放后的南川迅速迎来新旧政权的过渡。12月5日下午,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服务团第四支队二中队到达水江蒿芝湾金家祠堂,宣布成立中国共产党川东区南川县委、南川县人民政府。12月6日下午,南川县委书记孙俊卿、县长宋崑等步行抵达南川县城,正式接管南川县政权,“治安委员会”只负责供应工作。当时的南川县委设在后街天主堂对面的“颐园”,县人民政府则设在鼓楼坝。

12月12日,綦南中心县委副书记刘隆华持川东区党委组织部介绍信来南川,南川地下党组织的组织关系接转至川东区南川县委,南川党组织结束了24年艰苦卓绝的地下斗争。12月13日,隆化镇、南平、大观、水江、德隆等区人民政府分别成立,国民党在南川的基层政权体系全面瓦解。

12月7日,刘伯承、邓小平、张际春、曹荻秋、李达、于江震等二野领导自彭水县城出发前往重庆,于当晚到达南川县城,在后街天主堂后院住宿。住下后,刘伯承、邓小平等在警卫人员护卫下,从县城后街转南大街、中和街、西街、北街、东街视察。刘伯承还向当地人打听老部下、共产党员韦奚成的消息,得知韦奚成已于数年前病逝,不禁叹息。12月8日上午,刘伯承、邓小平率二野司令部和西南军政委员会机关乘车离开南川县城,沿川湘公路进驻重庆。

12月28日,解放军炮九团进驻南川,人民政权进一步稳固,南川人民在县城北校场隆重集会庆祝南川的解放。1950年1月13日,“南川县人民治安委员会”正式停止活动,南川解放前后短暂的过渡期宣告全面结束。这也意味着,千百年来至少5次因大规模战乱动荡而遭受毁灭性中断的南川历史文化进程,第一次得到了保全和传承。经过这短暂的阵痛,南川政治、经济、社会和人文生态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深度融入全国乃至全世界的发展脉动,从此进入了激情跨越的社会主义建设新时代。


360截图2019091808183563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走进南川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